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柯羽嘿嘿笑的有些贱兮兮的:“好好好,知道,我都知道,就算她花容月貌,我们唐晨风,唐大少爷,也是绝对不会有一点点动心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!你知道的!不是这个问题!!!我的意思是说,不管今晚这个女孩是谁,长得什么样,我都不可能对一个被人下了药,还这么可怜兮兮的女孩子怎么样好吗?!!那样的话和给他下药的那群男人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柯羽倒是没想到唐晨风会如此正经地回答他这些问题,忍不住下了起来,赶忙给自己正名:“就是拿你开个玩笑而已,哪有这么严重!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啊你是最好连这种玩笑都不要给我开。”唐晨风冷冷的说道,“要不然因你这种素质绝对进不了第三军!不知道,想进第三军的军医每年都有多少?!”

    唐晨风越说越得意,显然是抓住了柯羽的把柄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快点把这个小妹妹的身体给我掰过来,让她侧躺着,我要给她打一针。”柯语一边说着,一边从。自己带来的医药箱里,拿出一个没有拆封的一次性注射器,开始拆封,然后再继续从一旁拿出一个小药瓶,掰开小药瓶,用一次性注射器从药瓶里吸取药液。

    “打屁pigu股针?”唐晨风稍稍有些发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不都是肉眼可见的事情吗?你还问什么问快点儿。该不会连个打针的姿势你都摆不出来吧。啊?”柯羽说着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是觉得这是个小姑娘,咱们两个都是大老爷们,在这儿给人家脱裤子打针多不合适呀。”唐晨风说道。

    柯羽可是一点儿心理压力也没有,他耸耸肩:“你想的太多了,对于我这种医生来说。这一生不知道摸过多少具肉体,男女老少,好看的不好看的。我们哪有时间想那么多,除非……除非是真正的碰到了那个能让自己心动的人吧,要不然,我可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奇思妙想的,不,不对,说的有点儿过头这怎么能叫奇思妙想,应该说,是胡思乱想。哈哈哈……不过,唐少爷,你可以说是柳下惠本人了!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柯羽就是这样,嘴巴爱臭贫,但却真的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要不然唐晨风也不会在这将近午夜的时间,将这个人给拖出来。

    “打这个针能干嘛?”唐晨风见鳄鱼非常熟练地打完这个针,自然也是有几分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先让她镇定下来,嗯……之前她吃的药里还好不全都是那种助兴的东西。也有一部分安定,让他睡觉的成分,现在干脆让她直接镇定,但是很合适,如果真的是太烈性的那种药物,说不定还真的要给送医院去了。”柯羽提到这个到时也没什么玩笑话,非常认真的。像唐晨风解释,难得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几分专业素养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辛苦你了,第三军还是挺缺有你这种素质的军医的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