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马一石要去马家探查探查。

    马一石离家的时候,年纪已经不小了,又只离开了三年,对于马家的院落,道路什么的还是很了解的。

    驾轻就熟就到了管研的屋子外面。

    管研,马超正在说话。

    管研,“你当时不是给他下了经脉闭塞的药物么?为甚么他会这么快到达筑基期?你是不是没有下?”

    马超的语气里都是委屈,“怎么可能没有下。我亲眼看着他吃下去的。他最爱猪蹄,我把药都下在猪蹄里了。在园子里找到他,看着他吃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怒了,原来自己经脉阻塞,都是这个所谓的伯父,马超干的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管研说话了,“早就告诉你,毒死那个马越的时候,把他们一家子都毒死,不就轻省了,你非要留下个孩子,留下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看那林长歌长得漂亮,就想霸占了人家。可惜人家守寡十三年,看都不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马一石愣神了,眼泪掉了下来,牙齿咬得咯嘣响:原来,自己的父亲,竟然是这个亲伯父,亲婶娘给害死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害死了自己的父亲,害苦了自己的母亲,竟然还在这里说,他们下手不够狠,没有把自家一家三口都害死。

    马超有些不耐烦了,“你净说这些做什么?先想想怎么办吧。这个小子到达了筑基期……”

    管研说话了,“我们假意逢迎那小子,一碗毒药毒死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马超又说话了,“还是等孤鸿子回来吧。等孤鸿子回来,制服了他,把他身上的灵根转接到逸儿身上,再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孤鸿子也只是筑基期啊,能是这个小子的对手么?”

    “孤鸿子踏足筑基期好多年了,怎么可能对付不了这个小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夫妻两人又开始说起来了如何暗害马一石。

    马一石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毒害了父亲之后,没有连自己和母亲一起害死,是为了夺取自己身上的灵根。

    而那个马超还觊觎母亲的美貌,想要霸占母亲。

    所以,留下了他们母子二人。

    听他们的话,他们的计划在马一石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要移植灵根,需要一些药物,孤鸿子还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不然,五岁的时候,自己就被夺取了灵根了。

    马一石也听说过,有些人有一些非常阴毒的方法,可以夺取他人身上的灵根。

    被正派人士所不齿,并没有广泛流传。

    马一石怒火冲天,冲入了管研的房间。

    两人看到马一石,顿时惶恐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马一石在外面听了多久,听到了多少。

    马超挤出笑容,“石头,你回来了?怎么大半夜跑来了?大伯这就让人准备酒菜给你接风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瞪着马超,面上的恨意不加掩饰,“你们害死了我父亲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你这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出飞剑,就此如了马超的胸口。

    马超满上带着惊讶,他不知道,自己怎么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管研尖叫一声,“别杀我,都是他的主意,都是他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也没有留手,直接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。

    杀完两人,马一石去了马一逸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