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马一石有些懊悔。

    固然,有着对自己将要死亡的这个事实的懊悔,更多的是想,自己要是死了,谁照顾自己的老母亲呢?

    想到,自己失踪的消息传回去,老母亲该有多伤心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老母亲也只有自己一人可以依靠。

    自己死了,她以后该怎么办呢?该怎么生活呢?

    不,自己要是死了,估计自己的老母亲也不会独活。

    马一石面对死亡,不能平静,面上已经显露出了绝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老头看着马一石,笑着,“我不会很快杀死你的。我先扯掉你的胳膊,吃下去,再扯掉你的腿,吃下去,下来吃你的身体,最后,再吃你的头颅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很仁慈的,会让你活得久一点,让你慢慢享受死亡这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听了,竟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己侥天之幸,已经修炼到了金丹期,比起那些在炼气期,筑基期就死亡的弟子,已经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生死,不过如此耳。

    马一石知道,如果自己露出了胆怯的样子,如果自己出现痛苦的神情,如果自己求饶,这个魔族会更高兴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不能。

    死亡,既然要来临,就来临吧。

    希望顾清月师姐,可以看在有些交情的份上,照顾自己的老母亲。

    是的,顾清月也踏足了金丹期,而且,和马一石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在顾清月看来,她和马一石都是受到那位前辈照顾的人,所以,有着一些关系。

    马一石突然又想起来了那位前辈。

    那位前辈,如果在这里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马一石确信,只要那位前辈在这里,就是来十个魔将,那位前辈也能对付得了。

    可惜,可惜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魔将突然回头看去,面色肃穆,“谁,出来?”

    就看到一个穿着青木宗金丹期衣袍的年轻人,笑嘻嘻出来了。

    马一石连忙喊道,“青木宗的师弟,赶快跑,他是魔将境界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只以为这个青木宗的师弟,不知道这个魔族的厉害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继续靠近,“马一石,我是来救你的。怎么能跑呢?”

    马一石愣神了。

    他确信,这个人,他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不知道,这个人,为甚么一副和他很熟稔的样子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个人竟然不顾眼前的魔将,要来救他,“这位师弟,赶快走,他是魔将境界,直盼望着,我被魔族吃了以后,师弟能够稍稍看顾下我的老母亲。”

    那魔将笑着说话了,“不错,不错,两个金丹期,足够我提升好多实力了。一个还是青木宗的。老夫罪恨青木宗的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有些焦急了。他不明白,这个青木宗的师弟,为甚么一点都不担心眼前的魔将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依旧笑嘻嘻,“老头,你想吃我?可是,我也想吃你呢?你说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头不悦了,“我先吃了你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头上前,抓住年轻人的胳膊,就要扯下来。

    马一石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谁想,下来的事情,让他大跌眼球。

    就看到,那魔将刚刚摸上了那年轻人的手臂,竟然不动了,过了大约几十息的时间,竟然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