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马一石愣神了。

    当年,杀死了马超一家后,并没有得到什么对修真者有用的东西,他以为,马超手里的东西应该被马超给败光了。

    而就算杀死了马超,马一石对马家还是有些怨怼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马超,他们一家都是快快乐乐的。

    想到马超是自己父亲马越的亲兄弟,为了三成的家财,就毒害了自己的父亲马越,马一石就感觉到心寒。

    连带的,甚至对自己的爷爷也有些怨怼。

    在玄天门生活这几十年,马一石根本不想回去陈城,更不想听到什么和马家有关系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叔爷爷一支,竟然为了把这些东西交给他,来到了陈城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就算对修真者来说,也是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保住这些东西,想来也是费尽了力气。

    马一石内心突然涌动起了一些暖暖的东西。

    马澜山接着说话了,“堂伯,东西送到了,我这就回去了。三十年前的事情,您不必在意。马家的祠堂,祖坟,爷爷也收拾出来了。以后大太爷爷,堂爷爷的坟,牌位,都有我们看护着。”

    “您专心修炼就好。爷爷说了,你要是有空的话,回来看看。家里条件还不错,尽量会让您回来住得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知道,马澜山说的大太爷爷,就是自己的爷爷。堂爷爷,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马一石没有想到,这个马铭堂叔,竟然要连自己爷爷,父亲的坟墓,牌位都要照顾上。

    马一石说话了,“堂侄,吃顿饭再上路。”

    言语干涩,没有什么热情。

    马一石本来就是天性憨厚的人,后来遭逢了马超的事情,对人更加不信赖,再后来一心修炼,很少和人接触,的确不懂得怎么和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马澜山马上推辞,“堂伯,不了。父亲,爷爷还在家等我的消息。我要回去告诉他们。”

    马一石很想留马澜山吃顿饭,住几天,但是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马澜山还是走了。

    马一石考虑了几天,决定还是去陈城看看,顺便,把自己母亲,周嬷嬷的坟迁入马家祖坟。

    想来,自己的母亲,应该是愿意和父亲葬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。

    马一石找人,起出了自己母亲和周嬷嬷的棺木,在玄天门山门下的小镇子找了车马,就准备上路了。

    马一石回去陈城,是三十年前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马一石不到二十岁,现在已经四十七岁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时光如水。

    上次马一石回去,驾驭飞剑,不过用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这次要带着母亲,周嬷嬷的棺木,自然费时间一些。

    到达陈城的时候,已经是三天后了。

    进入陈城的时候,还缴纳了入城的费用。

    进入了陈城才发觉,自己根本不知道马铭一家居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找了个人打听,才知道,马铭一家买下了原先的马家老宅子,修缮之后,就居住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马一石带着拉棺木的车子,往宅子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朱红色有着金色门钉的大门,马一石有些恍惚,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天能够回到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是伤心地,他根本不想回来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杀死了马超一家以后,这里既让他觉得厌恶,又让他觉得冷冰。

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